今天是
 网站首页  教会概况  工作动态  管理制度  社会服务  信仰园地  公众留言  
 
热门文章  
 四川省天主教收看党的十九大开幕会
 关于加强《宗教事务条例》学习宣传...
 关于做好新修订《宗教事务条例》宣...
 宜宾教区举办学习《宗教事务条例》...
 在法治轨道上推进宗教工作 ——《...
 党报这样评价新修订《宗教事务条例...
 省委统战部金河宾馆组织召开学习新...
 五大宗教领袖齐聚醇亲王府 就新修...
 宗教事务条例
 把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提升到新高度
 省“两会”召开本届领导班子成员五...
 四川省天主教乐山教区第四届夏令营...
 
 
    当前位置:首页 ->工作动态 -> 工作学习资料
贫困山区教会的发展与思考
信息来源:四川天主教网   发布时间:2015-06-16     【收藏本页
    今天非常高兴,有机会能够代表在山区教会服务的神父们发言,内心也非常激动,因为我想到了全省的教友们对我们寄予的厚望。 
    我在绵阳市平武堂区服务,一个被群山环绕的教会,在那里已经工作四年半了。平武县共十八万人口,教友大约三千,有四个教堂一个活动点。城市的人到山区游玩,觉得山美水美,错落有致,非常漂亮。但在山区住上几天,就会发现美丽的山水间掩盖著诸多的贫穷、落后、艰难与闭塞。可是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安下心来,全身心的投入到未来的工作当中去。工作几年来,我发现山区农村教会有很多的实际问题和困难,发展上也有很多障碍。
    第一,穷。教会穷,教友们也穷。作为山区农村,没有什么经济来源,教友们生活压力很大,自然教会的奉献收入也很少。记得两年前我遇到一个在山区服务的同学,我看到他无精打采的样子,然后我就问他:“没当神父之前,你都精神抖擞,怎么当了神父还变得萎靡不振了呢”?他语重心长的回答说:“哎呀,没得钱,说不起话”。各位神父弟兄,我从来都没有想过,有钱和没钱的神父,原来还有这种区别。可是,仔细想来事实上就是这样,有钱和没钱,不管从日常生活,还是堂区建设上来说,真的不在一个层面上。在平原地区服务和山区服务的神父,大城市堂区和农村的堂区,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表现就是贫富悬殊。虽然我们常说当神父不是为了挣钱,但是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,堂区的很多工作真的是难以开展。
    从堂区建设来讲,大城市的堂区,修个教堂可以花个上千万,年收入也可以达到几十万,想买个啥,干个啥,也就是一念之间的事。可是,很多山区教会,农村贫困堂区,一年收入几千块钱,能够做什么呢?
    我刚到堂区的时候,教堂和住宿房都还是比较简陋的,我就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堂区的面貌能够有一些改变。可是堂区收入微薄啊,日常开支都难以维持,给教区打了几次报告也没有得到任何的资金支持。当然,我还是不靠不等,有好大的能力就办好大的事。堂区有点积蓄了,再号召教友捐献一点,我们就进行分期维修,每花一分钱,都是精打细算。至今为止,我的堂区已经维修三次了,每一次的维修,教友们都是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有材料出材料,有技术出技术,而教会也没有给他们发过一分钱的工资。当然,我也不能闲着,每天给教友们做饭,和教友们一起背砂,扛木头,搬砖……。因为我的榜样就是教友前进方向的明灯,看到很多老年教友们都这么充满热情,这么具有服务和奉献的精神,作为一个牧羊人,我觉得我不能不带头去做。 
    第二,道路崎岖,危险重重。作为山区服务的神父要走的,要累的,还要有不怕牺牲的精神。所谓要走的,要累的,是因为山区的教友很多都是住在山上,或在半山腰,或在山顶上,道路不畅通,所以要到教友家里去,交通基本靠走。甚至有的地方连路都没有,脚提起来都不晓得该往哪儿放,很多教友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。我虽然没有能力去改变这种贫穷落后的面貌,但如果教友有信仰上的需求,我能够不辞辛劳的去满足他们的愿望,那对教友来说,是极大的安慰和鼓励。教友们看到神父来了,笑容是那样的纯真,那样的干净,没有一点点虚情假意。每次看到这些教友,我都非常的感动。
   山区的道路经常还会遇到跨方或者泥石流。我在去其它教堂做弥撒的路途中,就多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。尤其是夏天,暴雨非常频繁,泥石流和山体滑坡的事情时常发生。我第一次出车祸就是在一个下大雨的主日清晨,去下乡举行弥撒的途中,撞在了跨方的石头上。前年圣母升天节,我早上在去乡下堂区举行弥撒的途中也遇到山体跨方,挡住了我的去路,我只能返回堂区。可是,等待我的教友们迟迟不愿离开,又给我打电话请我过去,他们开摩托车到跨方处来接我。此时此刻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义无反顾再次前往,冒着危险从跨方处翻了过去,把弥撒给教友们举行了,他们才心满意足的回去了。像这样的危险,在我几年的牧灵工作中屡见不鲜,不胜枚举。经常有教友给我说:“神父,你开车要注意安全哦,下雨天就不要出去了”。我说:“只要不怕死,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”。教友们都能够冒着大雨,顶着危险,甚至走一两个小时的路程,到教堂去参与弥撒,我怎么能够躲在家里畏手畏脚呢!
山区的教会,生活就是这样的艰苦,交通就是这样的落后,危机也是十面埋伏。所以,他们需要神父的看望,需要鼓励,需要陪伴,需要的有很多很多。
   第三,缺乏人才,人口流失严重。山区教会有一个显著的特点,就是教友没有文化,文盲很多,老龄化日趋突出。受外出务工的影响,山区青年人外出打工成普遍现象,在家的青壮年很少,留守的大多都是老人和小孩。进堂参与弥撒的大部分都是老年人,许多教友都与哑巴无异,并非他们不愿意积极主动参与,而是他们不识字。所以,要想在堂区开展一些活动,也非常困难。虽然还是有少数年轻教友留守在家,但已无法建立年轻健康、有生机活力的教会团体,无法有效地开展教会一些团体活动,信仰逐渐失去了传承的载体。我虽是仍然热心奔跑,到处牧养看望教友,还是难以扭转山区教会在社会大流动处境下的被动与无奈。
    第四,福音难传。我们都知道,今天教会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传福音了,可是这福音怎么传呢?山区农村的人,基本上没文化,而且受封建迷信思想影响很深。一方面教友传福音意识欠缺,也不知道如何去传;另一方面,未信仰主的人封建迷信思想牢固,福音就更难传了。目前,教友人数还算相对稳定、而且呈现稳中有降的趋势,年轻人信仰淡薄是教会发展中出现的普遍现象,山区农村年轻教友的信仰也在逐渐弱化。随着社会的日益开放,山区与外界的交流越来越多,各种外来的诱惑也越来越大,现在的年轻教友已不再满足于山区旧有的生活方式,信仰感情已经不如他们的父辈那样虔诚,对信仰的认同明显减少。一些教友虽然从小受洗,但很少参加弥撒,有的连四大瞻礼也无心参加,有些常年外出打工的教友因缺少信仰氛围,信仰也越来越冷淡。还有一些年轻人虽然在教友家庭长大,但受现代教育的影响较深,已无心进教,家庭信仰的影响力明显减弱。
    同时,今天的神父修女们,已经没有当年传教士那种传教的精神了。5.12地震之前的平武,交通比今天差远了,好多到镇上的地方都没有水泥路,甚至有的地方连摩托车都骑不进去,靠骑马、靠步行。我都无法想象当年传教士是怎么走到那个地方去传教的。可是今天的我们呢,我们采取的是守株待兔的传教方式,外教人到教堂来询问,我就给别人宣讲,别人不来,我们就坐在教堂里死等。对于传福音而言,死等的结果就是在等死。
    前段时间我看了复活节后的信德报,统计今年复活节全国近两万人领洗进教,四川有835人,其中我们成都教区有225人。可能我们都在为此沾沾自喜,那死亡的教友人数呢?如果把这个数字计算进去,结果也许就不容乐观了。所以传福音的工作,真的任重而道远。如果我们不把传福音作为第一要务,就是在坐吃山空,等以后教友死完了,那我们才真的“该死”了。
    第五,山区农村教会受到大家的关注太少。山区教会由于地理环境原因,再加上经济发展缓慢,很少引起人们的注意。很多时候,大家都去关注大城市堂区的发展,并且奉献很多的钱去修建宏伟漂亮的大教堂,教区和大城市堂区忽略了对山区教会的帮助和照顾。初期教会很多都是保禄栽种了,阿波罗来浇灌,可是现在山区教会的阿波罗在哪里呢?像平武这样的山区教会四川还有多少呢?难道这些堂区都被大家遗忘了吗?
    以上这些都是我们山区教会出现的发展障碍,所以,要想健康向前发展,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,更需要得到“省两会”、教区以及大城市堂区的大力支持和帮助。
    首先,山区农村教会必须要有经济支柱,而靠自身这是难以办到的。在山区工作非常艰苦,条件也非常有限,没有经费保证,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,光靠教友们的微薄奉献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,这就需要城镇弟兄姊妹和教会的关心和支持。我们教区现在就在这样做,经济困难的堂区每年给予适当的经费补助,这让我们也有了些许的安慰。当然,关心不只体现在经济上,还要给予一些人文关怀。哪怕平时打个电话,询问一下我们的工作,关心下我们的生活,这都会让我们感到一些欣慰,也是我们工作的动力,让我们能感受到我们也是有家的人。
    其次,在山区工作的神父要能静下心来,踏实工作。我刚到平武的时候,我的内心也非常压抑、郁闷,让我透不过气来,走到平武的任何一个地方,头顶上都只有一片小小的天空,那时我对“井底之蛙”才有了更深的体会。可是我能怎么做呢?环境已经无法改变,心境倒是可以调整。
    既然如此,我唯有奉行“既来之,则安之”的原则了。因为我明白,要想在新的地方过得开心,工作的愉快,必须重视内心生活甚于外在环境。只有内心平静了,心灵和谐了,处处都是明山秀水,事事都是人间奇福。不需要金屋香车,不需要功名利禄,只要保持一颗平静的心,山区的生活照样很美妙。
    可是,在一个地方呆的久了,心也会渐渐变得麻木,激情慢慢的消磨无几,感动也在逐渐的淡化。看到山区教会的这些光景,除了祈求天主赐我们力量而外,教区是不是也可以做出适当的行动来解决这个问题呢?
    第三,城镇教会要做好外地教友的牧灵工作。面临着高速的城镇化发展,大量的年轻人涌入城市谋求发展,甚至安家落户。所以,也希望城镇地区的教会做好外地教友的牧灵工作。山区里面出来的教友信仰都是很热心的,他们走到哪里都要到当地的教堂去过信仰生活。恳请大家把这些教友们照管好,既然走到你们那里了,就是你们的羊群。平武就有很多教友在外地工作的,曾有几个教友在温江做足疗,他们以前都是公认的热心教友,可是后来受到全能神教的影响误入歧途,现在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,非常可惜。也有很多教友由于常年在外面工作,夫妻两地分居,他们看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就眼花缭乱,婚外情现象层出不穷,离婚人数日益增多,这都是我们教会面临的严重的婚姻家庭牧灵问题。
    第四,要多举办教友培训班。虽然山区教友们文化素质低,文盲多,但至少他们能够听的懂,而且他们学习的积极性是很高的。只要我们愿意举办培训班,他们都会不辞辛劳,不怕路途遥远,到教堂来参与学习。我的堂区也曾举办过几次教友培训班,由于条件有限,也没有办法给教友提供一日三餐和住宿,很多教友都是早上吃了饭来教堂参与学习,中午就吃自带的馒头或者饼干就着一杯白开水应付,下午学习结束了还要走很远的路程返回家里。每当看到这些教友,我的心里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溜溜的滋味。不过值得欣慰的是,他们通过学习,信仰素质明显提高了,进堂参与弥撒的教友也增多了。
    第五,加强山区神父的再培育,并能提高生活待遇。教会要发展,人才是关键。而且在山区工作相对艰苦,所以,应该加强对山区神职人员的再培育,使之真正成为有奉献心志、较高的思想素质、神学造诣和较强工作能力的人。同时,提高在贫困堂区工作的神职人员的待遇也是非常关键的。格林多人前书9章7节说:“有谁当兵,自备粮饷呢?有谁栽葡萄园,不吃园里的果子呢?有谁牧养牛羊,不吃牛羊的奶呢?”  可是很多在贫困堂区工作的神父,没有多少葡萄园的果子可以吃,也没有多少牛羊的奶可以喝,更不用说自备粮饷了。很多神父,一分到堂区就是一辈子几十年,富也富几十年,穷也穷几十年,贫富悬殊越来越大。当然,我们不否认地区差异带来的经济发展不平衡,对于富裕的堂区我们不羡慕也不嫉妒,只是希望我们大城市的神父们,教区有权力的领导们,还是要多关心偏远山区,贫困堂区的神父们的生活,在待遇方面应该分别对待,千万不要“饱汉不知饿汉饥”。
    第六,重振服务和奉献的精神。今天的社会处在经济和科学技术高速发展的时期,教会受到社会的影响,世俗化日趋严重。可是,作为羊群的牧者,我们还是要找回基督的精神,不应该只沉浸在“高大上”的生活当中,吃香的,喝辣的,穿名牌,开好车。曾有神父自我感觉良好的说,这是自己的生活过得有品位。作为一个神父,真正有品位的生活应该是这样的生活吗?不要以为平时教友们都把我们捧在手心里,我们就高高在上,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。请记住:教友是我们的衣食父母,离开了教友,我们什么都不是,离开了教会,我们也许连农民工都不如。所以,我们还是要重振不怕苦、不怕脏、不怕累的精神,多为淳朴善良的教友们奉献和服务,他们有一双渴望而期盼的眼睛正在等待着我们。
    各位弟兄姐妹,山区教会正处在非常困难的发展时期,但我们并不失望,更没有绝望,山区教会的命运取决于在座的各位,千百万同胞的得救要由大家共同来奋斗和努力。所以,我们的行动一定要无愧于自己,无愧于关心和支持教会发展的广大教友们,更要无愧于召叫我们进入光明的天主。
 
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    
网站主办:四川省天主教爱国会、教务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. 蜀ICP备11007636号
地址:成都市向荣桥街16号 邮编:610021 电话:028-86656692 传真:028-86656692 流量统计: